中文版English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河北谋划钢铁产能境外转移:10年目标2000万吨


河北钢铁集团副总经理王洪仁向外界表示,“利用PCM资源条件和南非市场优势,河北钢铁集团正式启动500万吨南非钢铁产业基地项目,未来将在南非打造以资源开发、国际物流、钢铁产业为一体的海外产业基地。”

化解钢铁等行业的产能过剩,除了直接淘汰关停之外,河北省政府还想到了其它办法,即借用国际上的发展空间,将过剩产能化为有效产能。

近日,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河北省钢铁水泥玻璃等优势产业过剩产能境外转移工作推进方案》,分阶段明确了钢铁等优势产业过剩产能的境外转移目标任务。其中,钢铁方面,到2017年,实现全省转移境外钢铁产能500万吨,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省转移境外钢铁产能2000万吨。

在11月初的一次行业会议上,河北钢铁集团副总经理王洪仁向外界表示,“利用PCM资源条件和南非市场优势,河北钢铁集团正式启动500万吨南非钢铁产业基地项目,未来将在南非打造以资源开发、国际物流、钢铁产业为一体的海外产业基地。”

南非PMC公司是河北钢铁集团主导的一个海外矿山。去年下半年,由该集团牵头组成收购联合体,共同出资收购PMC74.5%股权项目交割完成。王洪仁说,河北钢铁集团目前已派出管理团队全面接管了PMC。

今年9月份,河北钢铁集团与南非工业发展公司(IDC)、中非发展基金在北京签署《南非钢铁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这标志着其在南非投资建设的500万吨钢铁项目正式启动,该项目也是当前我国在海外投资建设的最大规模全流程钢铁项目。

根据河北钢铁集团的规划,将争取在三年内将南非基地建设成销售收入百亿美元以上的海外业务板块。

这只是河北省钢铁产能向境外转移的案例之一。

11月16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按照分解后的目标,在上述两个时间点,钢铁重镇唐山将分别转移钢铁产能100万吨和500万吨,省国资委则是300万吨和1000万吨,而邢台市、秦皇岛市等则需转移30万吨到200万吨不等。

“钢铁以东南亚、非洲和西亚国家为重点,鼓励河北省钢铁企业将境外矿产资源开发与境外资源深加工相结合,在矿产资源丰富地区开发矿产资源,投资建设钢铁生产加工基地,延长冶炼及加工产业链条,扩大钢铁销售贸易。”上述产能转移方案明确。

这份方案还说,“河北省将从强化项目推进入手,力争实现不同阶段的目标任务。”

据了解,河北省接下来将重点加快已开工建设项目的建设进度,完善配套条件和资金落实,确保项目顺利投产。

这些项目包括邢台德龙钢铁公司与泰国Permsin钢铁公司等3家企业合资在泰国建设年产60万吨热轧窄带钢项目;霸州新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收购印尼爪哇太平洋有限公司30%股权扩建镀锌带钢及家具钢管项目;河北文丰实业集团在智利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圣铁矿业有限公司开发建设阿塔卡玛大区黑熊铁矿项目等。

在谈项目中,除了上述河北钢铁集团的南非项目,其它几个在谈项目也将逐步落地:武安市永诚铸业有限公司与印尼力宝[0.00%]集团合资在印尼建设一期年产200万吨钢铁厂项目,争取2015年签订协议,2016年开工建设;秦皇岛通联集团与老挝太平洋矿业有限公司合作建设年产30万吨钢铁厂项目,争取2015年签订协议,完成相关手续审批,2016年开工建设。

不仅如此,河北省还将推动一批谋划项目前期工作。具体是,以唐山、邯郸、石家庄、邢台市为主,以河北钢铁集团为龙头,带动津西钢铁集团、唐山港陆钢铁公司、唐山燕山钢铁公司、新兴铸管[2.41% 资金 研报]股份公司和武安裕华钢铁公司等省内条件较好的企业,积极谋划境外投资钢铁项目。“以东南亚、非洲国家为重点区域,加快考察研究西亚及中东欧地区投资环境和市场,组织谋划一批侧重并购和绿地投资方式的项目到这些地区国家投资改建现有钢铁企业或新建生产企业,争取实现转移钢铁产能1500万吨以上。”河北省政府方面如是表态。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向境外转移产能是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一个方式,“过去直接淘汰的行政性明显,在利益驱使下可能会出现关小建大的问题,结果产能越淘汰越多”。他认为,在海外建厂一方面可以利用海外资源,生产便利节省成本,再就是可以抢占市场。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年内要淘汰钢铁产能2700万吨,早在年初,河北就提出了今年压减粗钢产能1500万吨的目标,而按照全国目标分解到河北的是1000万吨。但国务院督查组其后发现,一些产能过剩行业面临企业关停、税收减少、失业增多等问题,企业转型在财税、社保、用工、融资等方面缺乏支持,影响到地方和企业退出过剩产能的积极性。“尤其钢铁行业,涉及的企业规模大、人员多,拆除关停的任务比较集中,比如钢铁有35%的淘汰任务在河北,这对地方经济影响较大,人员安置有一定困难。”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冯飞说。

民生期货研究员徐力向本报记者表示,在现在雾霾等外界压力下,淘汰或者转移产能已经是必然的了,“与过去对过剩产能淘汰、关停的方式比,将产能向境外转移,可以避免税收、就业等很多棘手的问题,也有希望阶段性的解决产能过剩问题”。

对此,省政府已作出要求,各地各部门要对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备案、企业设立、外汇、设备和产品出口通关等各环节开设审批绿色通道,最大限度地简化审批事项和流程,提高审批效率。此外,还要制定鼓励企业境外投资的相关政策措施,利用相关专项资金,对转移过剩产能的企业给予支持和奖励。

不过,国内钢企纷纷走出海外,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此前,中国钢厂在海外“挖矿”中就曾屡屡碰壁,而海外产能投资同样如此,包钢集团曾计划在蒙古国建设一个产能500万吨的钢厂,但至今仍是“有计划无进展”,考虑到项目基建等更多深层次顾虑,接下来能不能实施并无答案。

此外,早在2013年底,河北省的钢铁产能就超过2亿吨,即便省内之后没有新增产能,到2023年转移2000万吨,能多大程度缓解产能过剩的情况,同样也是未知数。

来源:第一财经网

 
 

联系我们 责任声明 网站所有者信息 京ICP备1401302   版权所有:新华优力(北京)科贸有限公司
总机:86-10-85262783/4/5/6/7/8 传真:86-10-85263611
地 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9号国际大厦1202